今天是:

学习园地

资料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资料文库 > 正文

许进委员:祖父、姑父把五四精神传给了我,我要把它传下去

编辑:管理员添加时间:2019年05月08日 09:38查看次数:822

《致青春》

雄关漫道真如铁,一百多年前,梁启超以《少年中国说》唤起一个“少年中国”;而今迈步从头越,进入新时代,处处活跃的朝气蓬勃崛起一个“青春中国”。

激扬青春梦,不负新时代;风采青春,奋斗有我。政协委员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在各自领域艰苦奋斗、奉献青春,为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人民政协报公众号特推出《致青春》专栏,约请或采访政协委员,回忆青春故事,重温奋斗经历,以此激励年青一代,以奋斗之我,圆梦青春中国。

家世显赫,家学深厚,家风淳朴,在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的青春记忆里,有两个分量极重的名字:一位是祖父许德珩先生,他是著名爱国人士、政治活动家、教育家、学者,九三学社创始人和杰出领导者;另一位是邓稼先院士,他是九三学社社员,著名核物理学家,同时,他也是许德珩先生的女婿,许进的姑父。

许德珩(右上)与女婿邓稼先及孙辈在香山公园

今天是五四运动100周年纪念日,重要历史节点的交汇,常常给人以深刻的启示。从历史走向未来,总有一种信心和力量激励我们奋勇前行——五四精神历久弥新,青春中国风华正茂!“国土不可断送、人民不可低头”,百年前的铿锵誓言,依然让人热血沸腾。

全家合影

听,许进委员亲述五四运动发生的历史背景、重大意义和珍贵的历史细节。一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一件件沁入人心的历史画面,勾勒出了许家两代知识分子的理想与追求,更展示了一代人的热血青春。

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到了。在纪念这个伟大的爱国运动时,我总会想起我的祖父许德珩——五四运动中的闯将,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想起我的姑父邓稼先——为我国的核武器事业奉献了全部智慧和生命的两弹元勋;想起60多年前,他们翁婿之间的那一段堪称传承五四精神的绝唱对话。

1915年,祖父考入北京大学后不久,他的父亲因病突然故去了,家中失去了生活的来源。他冒昧地向蔡元培校长求救,获得了一份课余的翻译工作。从此,祖父通过勤工俭学解决了自己的生活费用。每个月拿到10块大洋的工资后,他先寄给母亲5块钱,自己省吃俭用。为了节省灯油和烤火用的木炭,祖父终日在图书馆和教室读书学习。他总是在校园外简陋的饭铺里用火烧、素面充饥。五四运动的前夜,在西斋宿舍微弱的烛光下,他完成了全体学生大会委托他起草的《北京学生天安门大会宣言》。随后,他把唯一的一条白色被单撕成横幅,在上面书写标语,为第二天的游行做准备。

姑父邓稼先多次听我祖父讲述这段故事,1956年夏的一天,他终于忍不住问到:“当年您在蔡校长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即将完成学业,您这么干就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吗?”

是啊,一百年前,大学生凤毛麟角。是什么原因令这些已经站在升官发财阶梯上的精英置自己的前途命运于不顾拼死一搏呢?祖父略微思考了一下对姑父说:“5月3日晚上,我们北大全体学生与各校的代表一起开会。同学们群情激愤,高声呐喊: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失败了!胶州要亡了,中国要亡了!我们要把国家兴亡担在自己的肩上。要么救中国,要么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祖父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姑父的心。姑父的青少年时代曾经饱尝亡国奴的屈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他的心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姑父生前,国家一共进行了32次核试验,他亲自指挥了其中的15次,无一失误。1985年8月,姑父的身体终于没能战胜核辐射,他被诊断患直肠癌,已到中晚期。手术后一个多月,国庆节到了。姑父带着警卫员从医院溜出来,坐上了公共汽车,来到天安门广场。站在五四火炬熊熊燃烧的广场,凝望1950年召唤他回到祖国的五星红旗,姑父激动地对警卫员说:“小游,到建国一百周年时,你就84岁了,那时我们国家肯定富强了,你可要来看看我”。小游闻听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不住地点头。姑父把五四运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精神传给了人,把振兴中华的责任托付给了下一代人,他先以一片赤子之心与祖国约定在64年后,成为繁荣昌盛的富强国家。

祖父和姑父的人生价值观言传身教,影响着我们家庭中的每一位成员和周围的青年。他们追求真理、以身许国、信念如磐、淡薄名利的道德文章令后辈永远景仰。他们在历史关头的取舍和作为,永远值得后辈思考与学习。

重温了百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祖父许德珩、姑父邓稼先的理想与追求,贯穿了许进的整个青春。

一张老照片,三句饱含家国深情的寄语,更让许进记忆深刻。

1979年4月,在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前夕,许德珩寄语青年学生,写下了三句话:心忧天下、身无半文;面壁十年,志在救民;以此自律,奋斗终生“祖父总是用一些人物的经历和做出的事业来教育我们。很多人都以为,祖父一定会对我们这些晚辈有很高的期望或是嘱托。其实并不是这样。他对我们家里孩子基本上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个是自己要有本事,将来在社会上要自食其力,所以他鼓励我们要多读书;第二个要求是要对社会有贡献。”忆及与祖父许德珩一起生活过的岁月,许进仍然能清晰的记起祖父的谆谆教诲。

许德珩在病床上为水产事业题词,右为许进

“比如说,我考上北京师范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说教书很好,但是要记住一条:既要教书,又要育人。”许进说。

全家合影。第一排左起为许德珩、劳君展;第二排左起为邓稼先、许鹿希、许建国、许进、邓志平、齐淑文、许中明、许苏苏。

在之后的数十年,辗转了多个岗位,许进也从未忘记过祖父的要求和嘱托。

许进与祖父许德珩在家中合影。

一百年风雨兼程,一百年沧桑巨变。今天,“五四”的呐喊仍然响彻国人心中。重温旧事、解读“五四”,许进委员这番“致青春”,我们也触摸到了真正的时代精神。

在许进委员看来,纪念五四应看到五四运动的两个重要的结果,一是工人阶级走上历史舞台,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另一是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作了准备。一部分五四青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他们克服千难万险,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带领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将中国从一百年前那个积贫积弱、即将亡国灭种的状态改造成为今天人民共同富裕、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家。一百年前,中国人民受欺辱、受压迫的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五四青年所追求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想,正在中国的土地上实现。“今天,纪念五四运动,更应该传承、弘扬五四青年奉行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精神和担当,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做出各自的贡献。”许进委员说。

一百年来,一代代青年求新求变,而“五四精神”丰富内涵的传承和绵延却从未停止,并不断指引着成千上万的中国青年向善向上。“当代青年还应该向五四青年那样,要把国家兴亡担在肩上!”在许进看来,每一代青年都应该有自己的担当、远大的理想,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在自己所处的时代条件下谋划人生、创造历史。

观家训、听家学、悟家风。无论是祖父许德珩、姑父邓稼先的激情式“致青春”,还是许进的传承式“致青春”,都在许家的“家训”上留下了独特的一笔。

在采访中,许进表示,他从不干预儿女的学业和事业,并不断将“许家家训”传承到了许家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多年来,他还不停辗转在全国各地,为大中小学生们讲述历史、讲述“五四精神”、讲述“五四青年”该有的样子。

“三分之一时间忙工作,三分之一时间忙政协,三分之一时间在讲课。”许进笑言,他已不再年轻,但身上的五四精神还是要有。不管什么年龄段,奋斗的精神不能少,青春年少时更是如此。

(许进,男,汉族,1959年11月出生。政协第十二、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任清大筑境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提案委员会委员。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